[心缘地方]同学录
首页 | 功能说明 | 站长通知 | 最近更新 | 编码查看转换 | 代码下载 | 常见问题及讨论 | 《深入解析ASP核心技术》 | 王小鸭自动发工资条VBA版
登录系统:用户名: 密码: 如果要讨论问题,请先注册。

[转载]《迁徙的鸟》评论

上一篇:[电影]《神奇遥控器》(Click)
下一篇:[电影]《长毛狗》剧照

添加日期:2006-8-11 10:56:35 快速返回   返回列表 阅读5088次
http://www.allmov.com/movie/11474/review,10140.html
========================================================
《迁徙的鸟》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

文/黄小绿

这部电影开篇的第一句话很适合做一个标题,它并不肤浅,而是带着有力度的感情,和电影的气质完全吻合。这部电影在台湾的译名叫《鹏程千万里》,在香港它被称做《鸟与梦飞行》,虽然两地三岸的译法各不相同,但又都反映了故事的内核,算是不分仲伯。

从纯粹纪录片的意义上来,尽管被提名2002年度法国学院最佳纪录片奖,但其实该片在信息上并不丰富,但却有着极优美的画面。与其说这部电影是一部记录片,倒不如说它是一场视觉的盛筵,带来的是诗一般的画面,是纯粹大自然的声音。它讲述候鸟终生不止的飞行,当春天飞向北极,在冬天返回南方,飞过青灰优雅欧洲、钢筋水泥纽约、绿色的湖泊、白皑雪峰,所有美好的生命都消耗在旅途中,是否以此它们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我们不得而知,它们并不追求意义,只是对自然的一种高贵的遵从。

任何一个真正好的艺术作品,无论是小说文本、架上绘画、摄影作品还是电影都需要有强大的细节力量做支撑,因为“上帝存在于细节之中”。在电影里,这些细节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当雪鹅开始它漫长的旅行时我们甚至可以感受到它肌肉的收缩和羽翅的震动;当拍打声、雁叫声、啁啾声、翅膀切割空气的声音在一瞬间完全将我们包围;当一个鸟在一声枪响后跌落,一个美洲鹦鹉逃生成功,让人牵肠挂肚。我们几乎就是那些迁徙的鸟。

在一片褒誉声中,同时也有人质疑,花如此巨大的费用和时间拍摄一部只是视觉效果的影片究竟意义何在。这种意义其实不用是最直接的灌输,它召唤了250万名之多的法国人走进电影院,并陆续在美国、日本和中国引起轰动这本身就是一种传播。

这一个半小时的影片中,鸟就是天空舞台的主角,但他们生存的环境实在是堪忧。尽管影片向我们展示空中各种各样的自然危险,而最凶险的仍然是在陆地上,来自其他物种的威胁,来自人类的破坏。我们看到螃蟹撕食一只鸟儿断掉的翅膀,看到飞得如此优美的天鹅在枪响之后也只能坠毁;城市上方的空气让野鸭中毒;人类巨大的石油泄露使得鸟儿陷入泥潭,还有那些飞翔的野鸭在遇到诱饵时等待它们的已然猎人的枪口。这种种暴力让人震惊,真正有震撼力并能得到反思的暴力并非是那些满屏幕都是鲜血的枪杀镜头。鸟的世界和我们每一个人面对的并无不同:孤独、疲惫、不能支撑和致命伤害。请记得鸟儿是我们的朋友,只不过多出一双翅膀。也许是社会生活太过复杂和疲惫,我们早就忘了其实所有的生物都是地球的主人,电影引导人们发现或者说是重拾的正是可能已被忽视掉的人类与动物之间的感情、生物之间奇妙的感应和联系。如果每一个观众都在观后能像珍惜自己一样善待动物,那么这就足以实现这部纪录片在现实中的价值,完成一份承诺。

几乎所有的观众都为那些叹为观止的奇异画面感到匪夷所思,真实到触手可即却又在万米高空之上,他们究竟是如何拍摄的?大家互相询问。《迁徙的鸟》给人们展现的是自然的奇迹,没任何人工雕琢。它集中体现了世界顶级纪录片“获取真实”的水准———该片共有600多人参与拍摄,耗资4000多万美元。景地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记录胶片长达460多公里,还动用了17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和两个科学考察队,从寒冷的南极到炎热的沙漠,从深邃的低谷到万米的高空。他们第一年整年的时间都用来和那些鸟儿相处彼此的熟悉,这是采用了加拿大野生动物爱好者比尔.李斯曼的方法去接触这些鸟儿,这个可爱的加拿大人在十年前收养了一群失去母亲的野鹅,把自己看做是它们的父亲,在慢慢熟悉之后,他用一台超小型的飞机引导并且带领这群鹅完成了它们生命中的第一次迁徙。人们在为鸟儿们奔波挣扎搏击长空而唏嘘感叹的同时,也对这些敬业的电影奋斗者们肃然起敬。

雅克.贝汉

一个用细节创造奇迹的人

出生于1941年的雅克.贝汉如今已是白发苍苍,他曾于1966年以《男人的一半》一片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狮奖。尽管在年轻时就作为演员而备受关注,但在他看来演员这一行太被动,无法表达他的全部想法,如果不是后来他改行做了导演和制片人,那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雅克.贝汉的脑海里还有那么多奇异绚丽的素材将会展示给我们,直到他陆续拍摄完成他的“天.地.人”三部曲,一次次用无比的细节带给观众影象的奇迹。

2001年,由他导演、编剧、制片,法、瑞、西、德共同出资拍摄的影片《迁徙的鸟》宣告了一位纪录片大师的诞生,也成为法国纪录片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迁徙的鸟》使雅克.贝汉获得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新锐导演奖、荣获2003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这也是雅克.贝汉第九次在国际上荣获大奖。这部电影又一次体现了法国人值得骄傲的地方,法国从来不是以科技著名却可以创造世界上最好的飞机——协和飞机,法国的电影一向带着他们的文艺和知识分子腔调出现,而要做纪录片,他们也有了最好的——《迁徙的鸟》,用独具欧洲气质的浪漫之声结合唯美画面,把原属自然科学范畴的鸟类迁徙话题拍摄成了洋溢着人文主义精神的不朽杰作。

雅克.贝汉的“天.地.人”三部曲是《微观世界》、《喜马拉雅》和《迁徙的鸟》,拍摄纪录片对于他来说始终是一件充满感情的事,你可以明显的看出他对这个世界的关爱,他手持摄象机、心存疼爱的用镜头捕捉这个世界,在他的纪录片里动植物或者是自然的风景是主角,而人类的影子只是悄悄的隐匿。中国一直有童谣“点点虫,虫会爬,点点鸟,鸟会飞”,《微观世界》(又译《小宇宙》)是一个纪录了种种昆虫的影片,而《迁徙的鸟》是关于那些以蓝天为家的鸟儿们四季奔波迁徙。

我们头顶的那片天空和飞行的能力对于人类来说千百年来都是一件心向往之的领域,1900年10月,莱特兄弟终于制成了他们第一架滑翔机,2000年前后雅克.贝汉用镜头把天空和飞翔的精彩投射到了电影中,这虽然并非第一次,但绝对是最震撼的一次。有人曾说:“飞翔不是体力和智力可以解决的,它是一个奇迹”,《迁徙的鸟》就是奇迹的再现。

==========================================================================
《鸟与梦飞行》:关于梦想与勇气

原创 By sisider 2004-5-15 14:48:38

当一群群鸟用生命去冲击它们的梦想,翱翔在我们所无法触及的天空里,我们应该赋予它们怎样的赞叹。影片如诗般的画面让我差点忘了它并不是一部风光片。一串串飞行的数字打了出来,而屏幕下的我们却无法去想象它们万分之一的艰辛。就算是科学家摆出一个个证据告诉我们它们飞行的原理,它们迁徙的原因以及等等等等,可我们还是愿意感性地去想象这羸弱生命下所蕴涵的无穷的意志。

如果我们能像鸟那样单纯就好了,为了一个简单的原因就能付出那么执着的追求。很多年前我们应该是这样的,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原始而又单纯,也为了食物与水源而四处迁徙。而现在,却似乎再也找不到那种动力。冲动,有时候是一件让人激情四射的事情,梦,又是如此的绚烂和耀眼。也许鸟类简单的头脑是值得尊敬的,两只扑腾腾的翅膀下又撑起了怎样的一片天空。好象不需要崇高到如何的理想,不需要蕴涵有怎样深刻的意义,那些鸟便是如此。现在也大多听人谈理想而少说梦想。也许是这个字带了太多少女般诗情画意的绮思,有些让人不堪忍受。对于这个字的放弃好象也是某钟对现实的妥协,沉沦在城市一层层的灰尘里,都忘记抬头看一下头上这片鸟类翱翔着的天空。

奋力挣脱脚上的绳索冲上天空;在长城脚下的暴风雪里埋头休息在暴风雨来临的海船上小憩;一只毛茸茸可爱的雏鸟鸟木头木脑地冲下悬崖。当这些镜头从眼前闪过,让人不能不感到一种蓬勃生命的涌动,一种让人心潮澎湃的勇气,好象是年少时候为了一些无聊事情所做的坚持一样。这些真实的场景让我们的心跟着一起一伏,它们翅膀的震动甚至是呼吸都在左右,好象我们跟着它们一起在飞行。可笑是自己居然是通过这种方式去感受自然,体验勇气—舒舒服服的坐在屏幕前,说几句赞叹的话。

当灾难降临,不幸发生,我们到底有多少承受能力去面对这一切。我看到天鹅优雅地在湖面上相互缠绕着脖子,相互表达着爱慕;还有某种不知名的鸟类成对的在湖面上行走,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仿佛奏乐一般。也许那才是对生命真正的热爱吧。在经历了那么艰辛的旅程之后,我不知道如果是我自己,还有没有这样的心情去享受这浪漫、欢乐或是温馨的一刻。肯定是充斥着抱怨与不满,天气的晴雨就能左右心情的好坏。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生活态度也是那么的值得检讨,把积极向上当成一个笑话似的对待。

关于梦想与勇气,及生活态度,鸟类好象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在他们面前,好象自己显得优点幼稚和无知,居然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居然放弃了那么多值得尊敬的品质。
====================================================================
候鸟的天空及人类的大地

文/绿妖

当冬雪消融,田野里拔翠生绿,候鸟们开始向北迁徙。

睡梦中惊醒的男孩目送灰鹅的飞过,割断了河塘里惟一一只剩下来的候鸟的脚索。

飞过青灰优雅欧洲,飞过钢筋水泥纽约,飞过白桦在云层下闪着银光的俄罗斯,飞过红色海洋绿的湖泊,飞越白皑雪峰,从四面八方,它们来了。

《伟大的飞行》(又叫《鸟与梦飞行》),就是讲候鸟终生不止的飞行,当春天飞向北极,在冬天返回南方。

每次看这部电影都会想起圣·艾克苏佩里的《夜航》,鸟和人要面对的并无不同:孤独、疲惫、不能支撑和致命伤害。

你知道飞得再优美的天鹅在枪响之后也只能坠毁,体力不支的小鸟会被沙滩上的螃蟹追逐分吃,城市上方的空气让野鸭中毒,也必然会有掉队者,因为受伤因为疲倦,孤单看同伴飞走。

可是电影中,圈养的家禽会发出哀鸣,当候鸟飞过自己头顶天空,仿佛春潮骚动,仿佛翅膀的拍动唤醒它们体内野性。

候鸟生存的意义仿佛只存在于迁徙之中,万里迢迢飞回北方,甚至北极,产下雏鸟,经过短暂训练,在严冬到来之前,向南而回。

请仔细看这段,丑陋瘦小的雏鸟一只只在母亲的羽翼间钻出脑袋,一队队在父亲的大踏步后趾高气扬地跟着,扑棱着翅膀爬上它生命里第一个土坎。

当那个极丑极小脑袋傲慢地直视镜头,仿佛君临天下般地踱着步子,你有没有听到心里砰然一声,我知道我们都知道,在今天什么是爱情什么才是家庭,可是这一刻,在不自觉微笑时请攥紧手对自己说:这也是真的。

小鸟不肯飞,鸟妈妈怒冲冲地呵斥,小鸟终于烦不过一个纵身——它的羽毛还很软,就那样软软在天空滑翔,片刻之后,一个倒栽葱栽进大海——然后,凭羽翼在海中扑腾。

一次次失重和扑腾里,小鸟变成大鸟,短翼阔成翅膀。

真是,我们老忘记自己也有对翅膀,在悬崖前踟躇恐惧不肯向前。

电影说,候鸟迁徙是为了生存,为了承诺,其实人类哪里会懂得这些最原始本能,诸如候鸟终生不息的飞行,如某种鱼逆水三千而产卵。我们连自己为什么活着都弄不清楚不是吗?

圣·艾克苏佩里在《人类的大地》中,接着讨论《夜航》里的命题,关于生存的意义:“而你,中士,你应邀去参加的是什么样的宴会呢?它竟然值得你为之付出自己的生命么?”

你犹豫着,迟疑地,说也许没有任何事值得我们付出,从痛苦到愉悦到生命。可是你看这些候鸟,它们从不追问迁徙意义何在它们只是飞行,遵从季节安排,遵从远古遗传下来的时钟及约定。有原始的本能的力量仿佛地底下的温泉,在春季喷薄,——而生活有时,也许只需要这一点点蛮力喝一声“起”,倒拔垂柳喝断江水三千越甲可吞吴?

其实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面对生活,被物质倾榨被时间挫败随梦想淡化,谁不是一日日更老了更粗糙更不单纯,我们不能保证不会彼此伤害,可是如果,如果在合适的时间,有合适的人说爱你,或说要娶你,亲爱的请答应他,我们必须在某个时刻信自己一次做傻子一次。

如果你知道天鹅求偶时会跳一整套复杂舞蹈,雄孔雀追逐雌性开屏犹如抖落整条星河,为什么只有人类的结合是这样怯懦冷静,精明恐惧呢?

原谅我写的这样语无伦次,而不再是张晓风“地毯的那一端”般端娴优美,“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我的笑容。白色的芦荻在夜色中点染着凉意。”——你也羡慕她的昂首而行吧,而我们,我们生活的这么混乱,从价值到方向到每个词语的意义,我甚至没有勇气祝你们天长地久,我只能说,让该来的来,让梦想者得到光,让喜宝们得钻石,让痛苦者得痛苦,渴爱者得爱,请让这一切发生,我们要的只是让事情发生然后经历,犹如季节转换,候鸟迁徙。

《鸟与梦飞行》的画面极为美,音乐很好听。我看的时候,一直想写这样一封信给你,很傻,其实写完自己也不相信也不敢回头看,我爱的只是看电影的这100多分钟,攥紧手指,随光飞行。
=========================================================================
《迁徙的鸟》,给候鸟一个承诺

文/金娜

雨雪交加的一个中午,和三十来个人一起看《迁徙的鸟》,为彼此对电影的虔诚而感动。只有真正热爱电影的人才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在一起看这样一部诚意电影。

“候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一种对于回归的承诺。”雅克·贝汉以这样一句话开始了艰难的拍摄过程,最终将鸟的生活形态摆到人类面前:排成V字形的灰雁挺着粗壮的脖子、顽强地拍打着翅膀;苍茫大地里两只白鹤走着富有音乐性的步伐;南极洲极地冰川里的野鹅调皮地用屁股顶了一下同伴;亚马逊河边被雨打湿羽毛的金刚鹦鹉显得那么无助……

坐在影院里,你感觉童年时想飞的梦想在银幕上实现,跟随着滑翔伞上悬挂的摄影机,你渐渐适应了从高渺的云端看苍绿的大陆、从雷电交加的夜海看孤独的航船、从污浊的工业废水里仰望黑色的钢铁丛林……

雅克·贝汉用难以置信的顽强和虔诚率领了150人的拍摄队伍历时3年跟踪拍摄了35种候鸟的迁徙过程。跟随着这些候鸟,雅克·贝汉也带领着我们看遍了36个国家76个地区的奇妙山水。这部90分钟的电影,是从300多小时长达45万米的胶片中剪辑出来的。没有对话、没有情节,纯粹到只有飞翔的电影却花了1.6亿法郎。

音乐,布鲁诺·古莱,这位雅克·贝汉忠实的伙伴将《喜马拉雅》的神圣庄严再次赋予了飞翔的鸟群。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声和女声吟唱着鸟类的情感,一种从北极迁徙到南极,跨越2万公里、历经千难万险仍不改初衷的悲壮。合着如此的音乐,你会觉得人类和鸟并非没有沟通的渠道。

影片当然还有人的痕迹。影片中出现了两个具体的人物,但都只有两个镜头。

孩子跟随着鸟类奔跑、老妇人在手心里放着谷物喂饥饿的丹顶鹤。更多的是潜在的人类,枪声和囚笼、铁丝网和工厂。

当整齐的编队被枪声打散、当金刚鹦鹉用嘴啄开鸟笼,这部几乎只有候鸟的电影的终极目标是在提醒人类:自由女神像不仅代表人类的梦想,同样也平等地属于一种飞翔的动物,我们只需要为它们释放小小的空间,它们就会回报给我们无比神奇的另一番天地。

影片弥漫着一种神圣和悲伤的气息,为洁白的翅膀在不停地振动而神圣,为洁白的翅膀刹那间失去力量急速坠落而悲伤。当候鸟为爱它们的孩子许下回归的承诺,我们又该回报鸟类一个怎样的承诺?

也许,该是自由吧。然而,当制作方和永华电影城邀请上海有关环保官员免费观看这部电影时,却遭到了拒绝……

片尾曲响了3分钟后,没有人离场也没有人鼓掌。这该是伟大的电影应得的静默的尊敬和久久不能拔出来的恍惚。真希望它能叩开所有人的心灵。
==========================================================================
《迁徙的鸟》:Amazing grace

文/傻乐的猫

几年前,在一部叫做《校园先锋》的电视剧里,有这样一段情节:几个少年,从一家餐厅里偷走一只即将端上餐桌的天鹅,藏在他们的寝室里。很快,这种“偷窃”行为被班主任发现了。在班主任的帮助下,他们在野外,将天鹅送上蓝天。

就在半个月前,我在餐厅里遇到一位热情的服务生,她推荐一种叫“碗烧大雁”的野味。惭愧的是,我既没有胆量当众指责餐厅的老板,也不敢去干那件只有高中生才有激情做出的勇敢举动,我能做的,只有口头的拒绝。

我是多么羡慕那些孩子,我仍然年轻,却早已没有那种勇气。我生活的地方叫做“现实”。在这样一个地方,必须遵循生存法则的第一条--“明哲保身”。我曾为那些因藏羚羊而消失在冰雪里的年青生命叹息,为那些写给死去弟兄的诗句流泪,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青春,何时有过有意义的一刻。

今天,我庆幸自己能够在大大的银幕面前,和那些不到学龄的孩子一起,肆无忌惮的表达我们的情感和爱憎,为了这部美丽的惊人的电影。当那只蓝色的鹦鹉用它灵巧的嘴打开鸟笼,飞向自由的天空时,我们一起欢呼。

《迁徙的鸟》,展示给我的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美,一种兴奋神经,加速呼吸的美。就象观看《小世界》时一样,我惊异于那些跟踪的镜头。它们究竟是怎样完成的?这种所谓的“记录”有没有依靠电脑的帮助?90分钟的电影,我居然能对手机上的短信置之不理,因为实在不舍得漏掉任何一幅画面,这在近几年来几乎是没有发生的,尤其是在看过许多“惊险,刺激”的电影之后。那些蓝天,云雾,草原,冰川,河流,大海,那些形形色色,长着翅膀的生灵们。

当然,这种美必须在大银幕面前才能更充分表现,因为对于这部电影,再出色的家庭影院也只能给人十之一二的体验。2004年春天,这部迟来的电影给了我们一次放弃DVD的机会。

在一个论坛里看到有人说,这是钱堆起的电影。我不否认。但同样是金钱,创造的价值未必相等。钱可以堆出《英雄》这样奇怪的东东;当一群人用4年时间拍摄一部不可能立刻有商业效益的电影时,态度应该真诚的多。

刚在新一期《新电影》的刊首语看到对过去一年的评价,题为“繁华落尽”,最后一句是“剩下的都是粪土”。我承认,现实的肮脏令无数愤青无法忍受;然而《迁徙的鸟》,提供了一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世界的美,原始的,不矫饰的美。那不是《英雄》里可怕的红,白,黑,蓝--那些刻意的美丽。

你可以说,《迁徙的鸟》的镜头,也不过是明信片式肤浅的精致;但请问,你有多久没有看到天上的星?嗅到空气里绿草的香?

《迁徙的鸟》里唯一一处丑陋的画面,是鸟群经过的一座破旧的工厂,鸟陷身于原油中无法展翅飞翔,象极那张战后陷于石油里海鸥的照片。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早已超越所谓环保的主题。当我们高唱“逃离钢筋森林”时,当我们用酒精和烟草麻醉自己时,当我们对可怕的人类世界无所适从甚至伤心绝望时,我们是否忘了,这个世界还有让我们倾慕和留恋的理由。雅克·贝汉试图告诉你我,这个理由是存在的。在这部一个半小时的电影丽,迁徙的鸟儿的生命是单纯的,它们不停的飞翔,一年两趟,从南到北,从北到南,年复一年直至生命终止。但你怎么知道它们没有思想?它们只是无须告诉你,它们一生所见的美丽,所经历的精彩绝对远超过你我的想像。

这半年来,新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提供了我许多过去没有的机会:清晨6点,看到一只只白鸟越过绿色的湖面,感受从湖上拂面而来的风;晚上9点,一个人在凉台上,眺望远方的烟火;深夜12点,站在操场上,安静或者大喊着仰望久违的漫天繁星。这些时候终于发现,即使一个人也并不孤单。

这是一个非周末的下午,电影院里的我也并不孤单。电影厅里一共9人,四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亲与我一起分享着这种美丽。那些令人目眩的画面出现时,孩子们尖叫着“瓦塞”;唯一一次小鸟被猎枪击中的镜头出现时,我前排的小女孩大喊着“这些坏蛋”;电影的旁白没有翻译,几位父亲/母亲轻声的给孩子们念出字幕。这是另一种不同的美,同样动人。

we are not alone ,只要还有鸟,还有孩子,还有这些可爱的父亲,母亲。

当然,别忘了谢谢这个法国男人,雅克·贝汉。




 

评论 COMMENTS
没有评论 No Comments.

添加评论 Add new comment.
昵称 Name:
评论内容 Comment: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Validation Code:
(not case sensitive)
看不清?点这里换一张!(Change it here!)
 
评论由管理员查看后才能显示。the comment will be showed after it is checked by admin.
CopyRight © 心缘地方 2005-2999. All Rights Reserved